91言情网-我们每天更新好看的言情小说 书库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全文阅读 第341章:墨二叔死了

全文阅读 第341章:墨二叔死了

小说: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作者:焱火焰| 类别:


    “王妃,想必他们一定在这里了。”墨邪看着眼前的石道满眼的激动。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进去救人吧。”白瞳儿率先踏入石道,只是还没走几步便被越流殇给提了回来。

    “狐狸,你干什么。”白瞳儿很不解地看着揽着自己双肩的男人,“玥姐姐的娘肯定在这里,你为何要阻止我呢。”

    越流殇安抚的揉了下她的脑袋,言语间尽显*溺,“瞳儿乖,里面黑不溜秋的,万一磕着怎么办。”

    “黑?”白瞳儿皱了皱鼻子,朝黑漆漆的石道里望了一眼,有些不解地道,“可是我能看到路呀。”

    “……”这丫头内力那么强大,能夜视很正常,不过,他不让她第一个进去还不是害怕中了对方的陷阱。

    武功高也难保对方背地里的暗算。

    越流殇自然不会出言说她的不是,温和地道:“你不是要保护你玥姐姐吗,你老实待在她身边保护她,我来打头阵,给你们开路。”

    “好办法。”白瞳儿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无比崇拜地看着越流殇,“狐狸,你是最棒的,你打头阵定能将对方打的流,我和玥姐姐给你打气助威。”

    “……好。”越流殇唇角狠狠抽了下,“你们俩待在一旁助威就行。”

    说着,他抬脚进了石道,只是还没有走一步顿时停了下来,一双狭长的狐狸眼中眯了起来,“谁,出来!”

    被他这么一喝,唐玥沉眸感应了,并未发现有人隐藏在附近。

    不过,越流殇这么说肯定是有人藏在暗处,他的武功在这里属于最强,判断不会错。

    自从怀孕后,她的警惕度越来越差,到现在她都没有察觉到隐藏在暗处中的人,如果她身边不是有人保护,什么时候被人捅上一刀都不知道。

    唐玥隐下心头上的惊诧,示意众人退出石道。

    “阁主,小心,里面有几个人武功在属下之上。”二白立即挡在唐玥面前,谨慎地说道。

    白瞳儿也忙跑了过来,做出一副打架的姿态,“玥姐姐,有我在你不要怕。”

    就在这时,一道男子笑声从山洞中传了出来,“哈哈哈,唐四小姐,堂堂的天涯阁主,神龙见尾不见首的陌天涯,如今却让旁人来保护,实在是令在下大开眼界啊。”

    这声音邪魅低沉好似有意压低声音一样。

    唐玥眸光微微山洞了下,神色淡漠,“阁下不妨出来一见,有事好商量。”

    他故意压低声音,很显然是害怕旁人认出他的身份,如此说来此人倒是个熟人了。

    还有认识她的人大部分会称呼她为厉王妃,有少部分称呼她陌阁主,称她为唐四小姐的却没什么人。

    此人到底是谁呢,她却没有一点印象,说不定见了或许会发现些不同。

    “唐四小姐说的不错,有什么事大家商量一下,比舞刀弄枪要强。”

    声落,一道劲风从石道中呼啸而出,众人连忙用手挡住脸,二白也忙用身子替唐玥挡住这股强劲的风,不让她受到伤害。

    这时,一黑衣人犹如一抹黑云从石道中飘飞了出来,缓缓的飞落在地,庞大的黑色斗篷如流水般倾泻于他身后。

    一身黑色劲装将他完美的身材暴露出来,不过,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黑色鬼面具,看不出来他的长相。

    他出来后,立即有四名黑衣人跟着飞出石道,其中一名还默默的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他身后。

    那人抬手挥了后的披风,做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动作,侧身坐在椅子上,姿态慵懒犹如一只波斯猫。

    此人明显是在故意耍帅,不过,将一系列的动作做下来倒也没显得牵强。

    那人突然意识到什么,十分懊恼地拍了下椅子手把,“哎呀,看我这记性,都忘了唐四小姐如今身有六甲,若是传出去旁人还以为我不怜香惜玉呢,来人,给唐四小姐搬张椅子。”

    旁人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即便传出去也没人说,更何况别人也没他说的那么闲。

    唐玥淡漠地看着对方,直接入话题,“我娘呢。”

    今日来救母亲,可没这个闲心和他在这里耍宝。

    “诶,唐四小姐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是谁,怎么一来就向我要人,太不符合江湖规矩了吧。”那人很不满地道。

    当她是来交朋友的吗,唐玥面色黑了黑,冷声说道:“我若是问了你会告诉吗。”

    “不会。”

    “……”既然知道不会,为何还要问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你想怎样说吧。”唐玥也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接让对方开出放人的条件。

    那人挑了下眉头,饶有意思地道:“不愧是唐四小姐,天涯阁的阁主啊,做事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不错。”

    他一直提的都是这两个称呼,从来没有提过她厉王妃的名号,按理说在这片大陆上影响最大的还是凤君曜,所以旁人多半会称呼她为厉王妃,而此人从始至终都未曾称呼她为厉王妃。

    唐玥微垂了下眼眸,思量了下,抬眸说道:“阁下怎样才肯放了我母亲,她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你抓她来不过是想用她威胁旁人,将你的目的说出来,说不定我能替你办到。”

    根据刚刚狐狸发现的时间来看,此人的武功只怕要高出狐狸,这片大陆什么时候又多出这么一个高手,她却没有一点印象,看来此人是位隐世高手。

    还有他身边的这四位下属武功都要强过二白,和墨邪一个水平,如果来硬的,他们讨不到好处,更何况娘还在他们手里,用武力根本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她的话却没有得到对方立即回答,好似那人在思考什么。

    片刻之后,那人坐直了身子,很是正经地道:“既然唐四小姐不愿问我的称呼,我也不能不说,那样实在没礼貌了,这样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海角阁的阁主,唐四小姐可以称呼我为海阁主。”

    “……”他思考了半天却说出这么一串话来,谁问他身份了,简直可笑之极。

    不过,众人对他的话甚感无语。

    “什么时候江湖上出现海角阁了。”墨邪唇角抽了抽,看向唐玥问道。

    唐玥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对方,不咸不淡地道:“他临时起的。”

    她的是天涯阁,而对方是海角,明显是故意耍她。

    “天涯海角。”墨邪猛然意识到了这个词,恍然大悟,此人之邪恶还真没谁了,竟然故意和厉王妃扯上关系。

    那位海阁主坦然承认,“不错,陌阁主果真聪慧过人,海角阁的确是我临时兴起起的,天涯海角看多好。”

    一旁的二白忍不住翻了白眼,一脸的鄙夷,此人太无良了,竟然公然*他家阁主。

    唐玥也不想和他打诨插科,没好气地再次问道:“海阁主,我娘呢,你到底怎样才肯放了她。”

    遇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还真让人头疼,如果对方提出条件来,做起事就好办了。

    “你娘她很好,放心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伤害她的。”海阁主说完还给唐玥一个很特别的眼神。

    “海阁主,内子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子,如果你肯放过她,我会将丞相府所有的钱财都给你。”

    站在一旁的唐彦忠终于忍不住,上前好言求道。

    海阁主移眸看了他一眼,饶有趣味地推了推脸上的面具,幽幽说道:“若是我要你的命呢。”

    “好,我给你。”唐彦忠想也没想,立即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决然说道,“如果你将内子放了,我的命你来取就是。”

    诗音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她在山洞里冷不冷?她的身子才刚刚好些,如果受了冷只怕会更差。

    现在只要能救出诗音,别说是他的命了,即便是让他生不如死,他也愿意。

    那位海阁主隐在面具后面的眸子动了下,叹道:“你倒是个痴情的,只可惜你手中没有火灵珠,那个人就不行了,到现在都不肯将火灵珠交出来,唉。”

    “火灵珠?那是什么。”唐玥不由拧了下眉头,看向墨邪问道,“你知道吗。”

    她确定自己没有听说过此物,此人将墨二叔抓了,显然是墨二叔手中有这颗珠子,墨邪是他的儿子,他或许知道。

    只是,墨邪摇了摇头,“我也没听说过此物。”

    随移眸看向那位海阁主,“你确定我爹手上有这颗火灵珠?我和他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没见过呢。”

    “你没见过很正常,那么重要的东西,那个老东西怎么会告诉你,哼。”海阁主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种轻蔑的语气,让墨邪很是不爽,“他是我爹,为何不告诉我,你肯定记错了,我爹根本就没有什么火灵珠。”

    他不知道此人为何如此肯定火灵珠就在爹手中,现在令他更不解的是,为何要逼他爹交出火灵珠没有用他而是用一个毫不相干的唐夫人来要挟,这实在令他想不通。

    难不成唐夫人和他父亲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不不。”海阁主伸出一根手指,很慵懒地说道,“火灵珠的确在你父亲手中,这是千真万确,只不过唐夫人无法威胁到他,你更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我可是他儿子,他这个世上的唯一至亲。”墨邪很是不服地道,言语中尽显怒意。

    这个人的话着实令他不爽,就好似他不是爹的儿子一样。

    唐玥无语地叹了一声,用手扯了下他,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这个墨邪平时很狡诈,今日却在这上面杠上了,幸好对方知道用他没什么用,如果换做不知情的人,只怕早就将他抓起来了。

    到了现在,从她母亲那日见墨邪的表情到最近发生的种种来看,这位墨邪公子只怕是她那个失踪多年的二哥了。

    不过,是不是还有待查证,而且现在不是认亲的时候,救娘要紧。

    墨邪被她这么扯了下,才意识到自己言语上的不妥,捏了捏拳头没有说什么。

    唐玥朝石道看了一眼,眸光微动,缓声说道:“海阁主,听你刚才的话,很显然没有用我娘威胁到墨二叔,这样吧,你若是相信我,不妨将墨二叔和我娘带出来,说不定我有办法从墨二叔手中得到这颗火灵珠。”

    她有的是方法耗开一个人的嘴巴,前世在有多少骨头硬的罪犯,到了她手上还不是被制的服服帖帖。

    当然,来此的目的可不是从墨二叔手中得到什么火灵珠,而是救娘。

    只有看到他们,救出来的机率就会大些。

    她此话一出,那位海阁主眼睛一亮,拍手称赞,“好主意,听说陌阁主可是位狡诈腹黑的女子,肯定有不少手段从墨二叔手中弄出来火灵珠,来……”

    他正要让人去带人出来,突然意识到什么,嘿嘿一笑,“陌阁主,我若是将人带出来,你出手抢人怎么办。”

    “……”这厮还能想到这一重上,他说的不错,她的确是要抢,当然她不会承认。

    唐玥幽幽叹道,“我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怎么抢人,你武功应该在狐狸之上,又有这么多武功高的手下,难不成还害怕我们抢人不成。”

    听到她说越流殇的武功不如此人时,越流殇和白瞳儿都不满地看向唐玥。

    “你说的对,我在这里武功可是最高的人。”海阁主挑眉,对唐玥的话很是满意,立即让人去将林诗音和墨二叔带出来。

    很快,裹了毛毯的林诗音和墨二叔从石道中出来。

    “诗音。”唐彦忠一看到他们,立即跑了过去,只是半路便被人截住。

    见林诗音披了毛毯,唐玥倒是有些意外,看来娘在这里没受什么罪。

    幸好这位海阁主没有动娘,否则她即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替娘报仇。

    林诗音看到对面的唐彦忠和唐玥时,苍白的小脸立即显出激动来,“相爷,玥儿你们来了。”

    她想跑过来,怎奈被人挟持住,根本动弹不得。

    唐彦忠心疼地看着她,见她挣扎的比较厉害,害怕对方伤到她,连忙说道:“诗音,你不要挣扎,我和玥儿会想办法救你。”

    “娘,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唐玥也出言安慰她,示意她不要挣扎。

    林诗音看到他们二人,情绪明显有了缓和,很听话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们救她。

    就知道他们父女不会抛下她的,果然,她才被抓不足一天,他们就找了过来。

    “喂,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唐夫人搬张椅子,若是陌阁主怪罪我,我饶不了你。”那位海阁主对着身边的下属便是一顿呵斥。

    被骂了的下属先是一愣,然后,小心翼翼地道:“阁主,我们这里只有两把椅子,您坐了一把,陌阁主坐了一把,实在拿不出第三张椅子来。”

    “我们这么穷……”海阁主囧了,抬起手揉了揉眉心,站了起来,“将我这把让给唐夫人吧,以后多买几把过来,害的本阁主都没椅子坐。”

    谁知道您老人家会将椅子让给阶下囚坐,那下属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将椅子搬到林诗音面前示意她坐下。

    林诗音懵懵地看着面前的椅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毛毯,很是不解。

    不过,还是听话的坐了下来。

    如今她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听话,少给他们父女二人增添麻烦。

    海阁主没了座椅,朝着周围看了一下,抬手朝着不远处的树打了一掌。

    一道劲风呼啸而过,那棵三人抱的大树硬生生的被打成了两截,只是方向朝着对面倒去。

    “打反了,总不能我跑过去坐吧。”海阁主很是苦恼地说了一句。

    他这话一出,众人皆凌乱了。

    原来他打树是为了坐,只是方向却是反着的。

    这人脑子有问题,鉴定完毕!

    海阁主随便指了一位下属,“你去给我削掉一截,供我坐。”

    “是。”

    那下属立即走过去,拔出长剑手起刀落两下,然后,抱着一截有一尺高的木墩走了过来,稳稳地放在海阁主跟前。

    “阁主,您坐。”

    海阁主一甩身后的披风,很是拉风的坐了下来,还不忘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完美的姿势。

    “……”

    海阁主霸气地坐在那里,对着唐玥挑了挑眉,“陌阁主,可以开始帮我找火灵珠了。”

    唐玥朝墨二叔和林诗音看了一眼,微垂了下眼眸有异光一闪而过,她抬头平静地答应:“好,我试试看。”

    见她同意,海阁主一挥手,豪气中天地道:“将墨二叔带过来。”

    两名黑衣人立即将墨二叔架着走上前,然后,毫不客气地将他丢到地上。

    “爹。”墨邪想走过去搀扶他,怎奈被黑衣人挡住去路,他愤怒地看向海阁主,“同是被挟持之人,为何你对唐夫人和我爹的待遇就不同呢。”

    非但没有给他父亲御寒的毛毯,竟将他给摔到地上,他身上本来就有伤在,这下好了,肯定很难受。

    “你爹怎能和唐夫人相比。”海阁主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幽然说道,“唐夫人是我的贵客,你爹呢,是被我捉来的囚犯,没有可比性。”

    “你……”墨邪很想冲过去揍此人一顿,怎奈他武功和人家差的不是一截两截。

    墨二叔轻咳了一声,抬起脸对着墨邪摇了摇头,“我没事。”

    然后,席地而坐,盘膝坐在地上。

    唐玥走了过去,挡在墨二叔跟前的两名黑衣人立即给她让道。

    走到墨二叔跟前,蹲子,缓声说道:“墨二叔,海阁主想要火灵珠,我不知道火灵珠是什么,更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只是希望你能为了你和我娘的性命安全,还是将这颗火灵珠给他吧。”

    墨二叔对林诗音的感情到了何种地步,她不确定,但肯定的是,火灵珠在他心中一定比林诗音重要,若不然也不会到现在也不肯交出来。

    这位海阁主性子虽乖张了些,但并非是大歼大恶之人,若是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必他也不会滥杀无辜,即便这样墨二叔都没将火灵珠交出来,可见火灵珠的重要性对墨二叔来说有多大。

    墨二叔闻言,神色顿了下,随后摇头,很决然地道:“我没有什么火灵珠,他找错人了。”

    “是吗?”唐玥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他刚刚明显顿了一下,而且这位海阁主如此肯定火灵珠在他身上,她猜测墨二叔手中多半有火灵珠在,只是他不肯交出来罢了。

    见他不肯交出来,唐彦忠顿时大怒,走过去便是一脚,“你这个该死的畜生,若是有火灵珠就快点交出来,诗音都是因为你才被抓的,都是你这个畜生。”

    唐彦忠是文官出身,在言语上很得体,从未有过辱骂旁人的时候,今日却一口一个畜生,可见对墨二叔的恨意有多深。

    “你干嘛骂我爹。”墨邪看不下去,想要上前阻止唐彦忠的行为,怎奈黑衣人拦住他的去路,不让他过去。

    “你爹?”唐彦忠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心痛地道,“他不是你爹,他是畜生!”

    墨邪:“……”

    刚刚辱骂他父亲,现在可好,还说他和他爹不是父子,这位唐丞相今天只怕是被气糊涂了。

    不过,他理解,毕竟他夫人是因为他父亲才被人抓起来,但话又说回来,他父亲再怎么不是也不能辱骂他吧。

    唐彦忠这一脚踹的不轻,墨二叔好大一会才缓过来气,他抹了下嘴边的血渍,讽刺地笑道:“唐彦忠,我承认十八年前的确做了对不起诗音的事情,可是你呢,难道你就对得起诗音,她这些年受的罪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还有脸说我。”

    不提十八年前还好,墨二叔这么一提,唐彦忠顿时勃然大怒,又朝着墨二叔身上连踹了几脚,“该死的畜生,如果不是你这个畜生,我们一家人过的很幸福,都是你,若不是你……”

    他想说什么,话到嘴边戛然止住,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抬眸看了一眼脸色更加惨白的林诗音,这才收了脚,对着唐玥说道:“玥儿,这个人交给你了,即便是剥皮抽筋只要能将火灵珠找出来,救你娘。”

    剥皮抽筋?好狠,也从中看出唐彦忠有多么恨墨二叔。

    墨邪也从中听出他父亲和唐彦忠之间必定有什么恩怨,不过,这话说的未免太狠了吧,“你只顾着救你夫人,也不能这么对我爹啊。”

    他们有什么恩怨是他们的事,但他只有这么一个爹,可不希望他出事。

    唐彦忠看了他一眼,动了动唇角,没说什么,哼了一声走到一旁,等着唐玥接下来的审讯。

    看来唐彦忠和墨二叔真的是情敌了,不过,貌似娘对这位墨二叔仿佛陌生人一样,从始至终都不曾见娘看他一眼。

    唐玥沉思了下,缓声说道:“墨二叔,火灵珠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个,咳……”墨二叔咳出一滩血,稳了稳心神,说道,“这个我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可能。

    唐玥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墨二叔,你隐居于山林不知我,但墨邪肯定知道我的手段一向都比较特别,凡是落到我手中的人,即便骨子再硬也会招的,我劝你还是将火灵珠拿出来,也省的我动手。”

    “唐玥,你敢!”墨邪顿时恼了,“你娘是人,我爹也是人,你怎么能为了救你娘拿我爹开刀,你有没有人性。”

    唐玥勾唇冷笑了下,“墨邪公子这话说的,若不是你爹,我娘会被人抓吗。”

    “……”墨邪被呛了一下,她说的不错,她母亲的确是因为他父亲被抓的,他也不知道这个火灵珠到底有什么用处,为何爹如此在乎。

    于是,也加入劝解的行列中,“爹,您就将火灵珠拿出来吧,您也一大把年纪了,瞧你一身伤,若是再弄些伤,只怕活不了几天了。”

    墨二叔抬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臭小子有你这么和你爹说话的吗,滚一边去。”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墨邪动了动唇,没好气地道。

    即便是金山银山,没了命还不是什么都没了,真搞不懂他爹为何这般执拗。

    唐玥见墨二叔态度依旧坚硬,没有缓和的余地,素手一闪,指缝间银光闪过,瞬间出现三根银针。

    墨邪一看,顿时大惊,慌忙喊道:“唐玥,我爹他现在身子受了重伤,你若是再用刑,他会受不了。”

    说话间,朝这边冲了过来,怎奈被黑衣人挡住,墨邪立即抽出佩剑,“滚开!”

    看着发狂了的墨邪,唐玥拧了拧眉头,没做理会,反正有人挡着他也跑不过来。

    “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唐玥哼了一声,道。

    见她要出手,一旁坐着的海阁主笑米米地道:“诶,陌阁主你下手别太狠,万一他没了命,我到哪去找火灵珠啊。”

    “放心我有分寸。”唐玥冲着墨二叔歉意地道,“墨二叔抱歉了,为了救我娘,你还是忍着点吧。”

    说着,手一甩,三根银针齐齐的射向墨二叔的几大道。

    她出手快又狠,墨二叔根本来不及躲闪,被个正着。

    墨二叔惨叫一声,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整个人开始抽搐起来。

    “不要!”墨邪没命的和黑衣人扭打,想要上前营救,“唐玥,我看错你了,早知道就不和你过来。”

    唐玥对他的嘶吼恍若未闻,而是蹙着眉头看着地上不停抽搐的墨二叔,有些疑惑,自问道:“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抽搐呢。”

    听她这么一说,海阁主立即坐直了身子,“怎么了?”

    “我扎他道,只是让他皮肉疼痛,不应该抽搐不止啊。”唐玥很费解地看着地方不停地抽搐的墨二叔。

    这时,墨二叔抽搐了几下,便慢慢的停了下来,不再动弹。

    唐玥连忙拿起他的手腕侦探了下,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又翻了下墨二叔闭合的眼皮,彻底沉默了。

    “他到底怎么了?”见她神色不对,海阁主又问了一句。

    “他,他死了。”唐玥拧眉沉重地道,面上很是困惑。

    “死了?!”海阁主惊得从木墩子上一下子跳了起来,“让我看看,他怎么能死呢。”

    正在打斗的墨邪听到‘墨二叔死了’这话,慢慢停了下来,忽然,大叫了起来,“唐玥,我墨邪和你势不两立,一定会杀了你替我爹报仇!”

    早知道他就不和她过来了,如果是他自己来,爹也不会死,这女人实在是太自私了。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闭嘴!”他话音未落,海阁主烦躁地喝了一声,连忙走过去,查看墨二叔的生死。

    唐玥摇了摇头,很是无辜,“我也不知道,本来只想让他受点皮肉之苦,没想到才惨叫了一声就不行了,我怀孕后,不但警惕度降低,就连出手的速度也减慢了不少,可能是因为下手的力度有些轻了,没扎到地方。”

    “……”既然知道自己不行,还出手。

    海阁主一肚子郁闷,拿起墨二叔的手腕就去诊断,看看他还有没有活的可能。

    这时,他脖子后突然被人扎了一下,手下一抖便知道上了当。

    再看唐玥,已经站了起来,越流殇挡在了她面前。

    海阁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拧眉道:“你给我下毒。”

    他刚刚太过大意,竟然中了这丫头的圈套,也是,堂堂的神医怎会扎错地方,传出去她还怎么当这个神医。

    唉,都怪他太大意了。

    “不错,是我手滑了,一不小心扎进你皮肉里面了。”唐玥话中带着歉意,但面上丝毫歉意都没有。

    手滑了?海阁主脸颊狠狠抽了下,有些气恼地道:“你给我下的什么毒。”

    “也不是什么毒,只是在银针上抹了一点蚀心草的汁液而已。”唐玥淡淡地说道。

    “蚀心草。”海阁主整个人都不淡定了,磨牙道,“唐玥,难道你就不怕我让下属杀了你娘。”

    蚀心草也不是什么解不了的毒,不过,一旦中了蚀心草的毒后,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泡在烫手的热水中,泡上个三天三夜,毒就会自动而解,否则别无他法。

    可这里是荒山野岭怎么有热水呢,想要泡澡驱毒必须跑到城里去。

    这丫头真是一手的好算计啊,不过,幸好他手里还有筹码。

    “多谢你担心我娘。”唐玥朝着他抬了抬下颌,示意他往后看。

    海阁主忍不住扭过头去,这时,从石道中竟窜出来一名白衣男子,那人顶着一张娃娃脸,一脸的稚嫩。

    龙娃手法极快,一瞬间的功夫,待在林诗音身边的两名黑衣人被击毙。

    “阁主,你终于发话,都快把我给憋死了。”龙娃拍了拍手,有些不满地道。

    二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不是还没被憋死嘛。”

    “臭二百五,说什么呢。”龙娃哼声说道。

    唐玥冲着海阁主幽幽一笑,“海阁主,我的下属还可以吧。”

    在她来的时候,二白已经暗中告诉她龙娃去找另外一个入口了,为了保险期间,她任何人都没说。

    就在前一刻钟时间,龙娃已经暗中给她传音。

    怎奈,这位海阁主一心都扑在墨二叔身上,一时大意,没有发现龙娃的行踪。

    海阁主气的无语,“好好好,陌阁主真有你的,我这次是怕了你了。”

    然后,他对着身侧的下属喝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将墨二叔背起来,走人。”

    “等一下。”唐玥出声阻止,朝墨二叔看了一眼,幽声说道,“海阁主,我劝你还是将墨二叔留下,否则我会让你在一个时辰内离不开这里,相信狐狸和瞳儿他们二人有这个能力。”

    “你……”海阁主气的连连眨眼睛。

    好吧,他承认如果越流殇和白瞳儿联手对付他,即便三天三夜他也难脱身。

    拧了拧眉头,没好气地对刚扛起墨二叔的下属说道:“还不快点扔下,丢人呐。”

    “是,阁主。”那下属立即将墨二叔丢到地上,丝毫没有顾及墨二叔是个伤员。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

    第341章:墨二叔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