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小说:(系统)论与系统决斗的可行性|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类别:


    后面的几天,秦湛都和诺克斯藏匿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屋子里,一日三餐都由威廉负责提供。

    再后来,他从电视上看到了原希桐锒铛入狱的消息,罪名是企图偷盗研究室的珍稀药剂和重要研究档案贩卖给外国情报机构,一言以蔽之,就是两个字——叛国。

    秦湛一时之间感到有些茫然,原希桐顶多只是偷盗药剂,却绝没有叛国,这个罪名显然是艾维西亚强加上去的,而这一切追根溯源,都是因他而起。

    加莫看他有点不对劲,瞪圆了眼睛一爪子拍上他的大腿,【阿湛!你想什么呢?!】

    【加莫,我……我有些……】秦湛纠结地拧着眉头,监狱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再清楚不过,原希桐进去之后少不了‘特殊照顾’,而这一切,本不该是由他来承担。

    【你怎么?心软了?!】加莫斜睨了他一眼,【那是他罪有应得,那种人……哼,挫骨扬灰都是便宜他了!】

    秦湛其实对原希桐做了什么并没有任何印象,一直以来都只是有种本能的排斥和厌恶而已,所以对此时加莫这样义愤填膺的情绪便格外好奇了起来,【你倒是说说,原希桐是哪种人?】

    【他就是那种——】加莫正分外利索的要往下说,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紧接着就闭上了嘴,模棱两可地搪塞他道,【总之你别信他的,苦肉计用的也不是一两回了,谁信谁傻x!】

    秦湛:【……】

    为什么他有种被骂傻x的感觉?

    秦湛撇撇嘴,顺势往后一仰,靠上缓步走到他身后的大白虎,整个人陷进一大团柔软顺滑的白毛里,舒舒服服地闭眼小憩起来。

    诺克斯保持着站立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有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甩动着。

    变成老虎形态的诺克斯不能说话,不过其实他也没什么想说话的欲.望。像现在这样就很好,和小人鱼安静地挨着,和他肌肤相触,感受着他的每一次呼吸和身体的起伏,仅仅是这样,对于诺克斯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满足。

    但即使是这样平静得几近平凡无趣的日子,也终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其实这几天来他们已经很谨慎了,威廉每隔两三天才会送一次补给品,而作为与‘逃犯’无异的秦湛和诺克斯,两人也是足不出户,甚至连窗帘都没拉开几次,完全没有给未来世界先进的‘天眼’监控系统以窥探的机会。

    原本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可到了威廉该来送补给品的那一天时,却迟迟没有来。

    诺克斯嗅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一早上都有些焦躁不安,对秦湛尤其如此,时时刻刻都要确保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以内。

    傍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钥匙□□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诺克斯浑身紧绷,目光灼灼地盯着门口的方向。

    他和威廉定了暗号,拿钥匙开锁前必然会用脚尖装作无意地轻踢几下门板,但这次却什么都没有,可见来人并不是威廉。

    秦湛静静地站在二楼,在静谧的黄昏之中,门锁最后发出了咯噔一声,彻底打开了最后一道防线。

    他分不清是门外的人最先冲进来,还是诺克斯先变成白虎猛的扑了上去。刚跨进门来的一个黑衣人登时就被诺克斯拦腰咬成了两半,秦湛眯着眼睛看着白虎如同柔韧的白练一般敏捷迅速,平日里温顺可爱的萨摩耶陡然变成了凶狠暴虐的猛兽,这落差可不只是一点半点。

    二楼的楼梯口两侧被诺克斯安装了激光网装置,一旦有人踏上最后几阶楼梯就会触发开关,随后而来的铺天盖地的激光射线将会把那个‘幸运儿’切成无数肉块。

    秦湛皱皱眉头,看到有漏网之鱼绕过诺克斯三两步冲上了楼梯,不由得往旁边避了避,把头转向别的方向。

    没过多久,秦湛就听到加莫嫌恶地噫了一声,走到他的另一边蹲坐下来。

    楼下的虎啸声震耳欲聋,秦湛深知这是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战斗,看艾维西亚对付原希桐的方法就知道了,在国家的力量之下,没有人能够取胜。

    加莫小声告诉他,【阿湛,艾维西亚在院子里的西南角的位置,就是你右前方的窗户外面。】

    秦湛不动声色地往右边瞟了一眼,那里的窗户被人拉开了一半,容貌俊秀、身穿干净白色长衣的艾维西亚伫立在一片血腥中,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人葬身虎口,只是唇边带笑地望着秦湛,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模样。

    【车轮战?】秦湛奇怪地嘀咕,【真是,他耗着诺克斯做什么?】

    但很快的,他就明白了艾维西亚的用意。

    诺克斯哪怕再强大也经不住这么轮番打斗,很快就被新的一批黑衣人围了起来,他们手中拿着材质古怪的绳索,有条不紊地缩小包围圈,企图将大白虎困起来。

    ——艾维西亚这是想活捉诺克斯。他不满足于仅仅是打败他,面对这个抢走了自己心爱珍宝的异体,艾维西亚决定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明白自己所作所为的错误——当然,更重要的是,艾维西亚要让小人鱼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伊泽尔永远也无法从他身边逃脱。

    客厅里的桌子椅子被一场乱斗给弄得七零八落,诺克斯脖子上不知何时被人套上了绳索,在他的正前方有个黑衣人用力地往前拉着锁链,企图让大白虎跪下来。

    诺克斯仰头怒吼一声,不断甩头想要挣脱,绷直了的强健四肢始终不肯屈服,然而两拳难敌四手,诺克斯在黑衣人大力地拖拽之下微微发颤,秦湛甚至觉得白虎高昂着的脖颈像是下一秒就会被折断一样。

    “够了!”他忍不住出声,然而还不等秦湛说出更多,诺克斯猛然又是一声震天响的虎啸发出,一双杀意凛然的金色兽瞳制止了他接下去的话。

    秦湛轻轻叹了口气,艾维西亚从门外走进来,白色大褂纤尘不染,他仰头看着二楼的秦湛,笑容温和地道,“伊尔,别闹脾气了,跟我回家吧。”

    大白虎嗷嗷嗷嗷又是一阵咆哮,全然不给秦湛说话的机会。

    眼看胜利在望,艾维西亚不希望还有别人来搅局,他回头对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个黑衣人拿着针管走近诺克斯。秦湛不知道那是□□还是只是镇定剂,心里一惊,连忙冲下面大喊,“住手!”

    但那黑衣人并不听他的,仍然一步一步地朝诺克斯走去,秦湛气急,“艾维西亚,让你的人走开!听见没有!”

    艾维西亚笑了笑,右手微抬,那黑衣人才止住脚步。

    “伊尔,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艾维。”他说。

    秦湛抿唇,在墙壁上摸索着去关激光装置的开关,诺克斯仍然在挣扎,却明显是后力不济,身体颤抖得厉害。

    确定关闭了机关后,秦湛才抬脚走下楼梯,加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艾维西亚紧盯着秦湛一步步走近,从容随性之中又不乏几分志得意满的神情,那模样神色,仿佛是正看着猎物一步步踏入陷阱中的猎人一般。

    “艾维,让你的人都出去。”秦湛冷声说,“你不会想让那么多人听到我们接下去要谈的事情。”

    艾维西亚轻轻笑了笑,“那你最好让那只畜生安静下来,否则我可不敢确定下一秒不会有什么东西扎到它身上。”

    闻言,秦湛有些无奈地扫了眼倔脾气的诺克斯,走到它身边揉了揉大白虎的脑袋,“诺克斯,别闹啦。”

    不闹?再不闹秦湛就要被那个混蛋带走关起来了!!

    诺克斯咬牙切齿地从喉咙里发出一阵表示威胁的咕噜声,他其实早已明白事情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最多也只会是两败俱伤的情境,但现在威廉不知所踪,即使是最好的结果小人鱼也难以避免被艾维西亚带走的命运。

    看着面前不断给他顺毛低声安慰的秦湛,诺克斯心有不甘却又无力回天,直憋得他两眼赤红,心中怒火几欲爆发。

    “诺克斯,算了。”秦湛轻叹了口气,“乖,安静一些,不然我也很为难。”

    诺克斯听话地闭口不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却仍然死死地瞪着艾维西亚。

    见白虎渐渐安静下来,艾维西亚才让黑衣人退出去,极有耐心地问秦湛道,“伊尔,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们来做一笔交易。”秦湛缓缓地说道,“我和你回去,你把威廉和诺克斯放了。”

    “不可能。”艾维西亚一口回绝,把虎狼放回山野这样愚蠢的做法他绝不会同意。

    秦湛自然知道艾维西亚没这么好说话,事实上他压根就没想放诺克斯走,毕竟若是放任暴脾气的大白虎在外头乱逛,不出三天他就能因为惹毛了艾维西亚而被抓起来解剖研究。

    秦湛装作考虑了一会儿,然后‘不情不愿’地让步,“你可以限制诺克斯的活动范围,但我也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艾维西亚权衡了一番,随即意识到这大概是两人之间能达到的唯一平衡,便也做出了妥协,点头同意。

    和艾维西亚回别墅的路上,秦湛一言不发地抱着加莫闭眼休息,心里思考着该怎么破解这个僵局好完成剧情——但是鬼知道到底该怎么完成剧情啊混蛋!!!(╯‵□′)╯︵┻━┻

    看秦湛一脸的阴晴不定,加莫建议他,【阿湛,现在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要不你直接捅他一刀,下剂猛药,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秦湛没有回话,加莫说的也许可行,不过这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才能发作,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决的事情。

    【行,我会再想想的。】

    *********

    回来后的日子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艾维西亚对他看得越发紧了。秦湛和他协商好三天看望一次诺克斯和威廉,以保证二人在被囚禁期间的生命安全。

    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高看了艾维西亚对诺克斯的耐心和宽容度。

    往日的探视艾维西亚并不允许秦湛靠近,只让他远远地看上几眼。没过几天,处于睡梦中的秦湛突然被加莫一爪子挠醒过来。

    【阿湛,快起来,诺克斯有麻烦了。】虽然说着不容乐观的状况,加莫声音里却没有多少焦急,仍然锲而不舍地揉着他的脸。

    【什么事?诺克斯怎么了?】秦湛懵懵地看着他。

    【我也不清楚,但是人物图鉴里诺克斯的血条一直往下掉,已经维持在30%上十多分钟了。】

    秦湛一呆,手忙脚乱地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一边让系统把诺克斯的实时画面调出来。

    画面中显示的诺克斯所在的地方秦湛并不陌生,那正是艾维西亚的实验室,此时的诺克斯四肢大张地被绑在手术台上,上半身仍保持着人类形态,下半身却变成了老虎,诺克斯的表情几近扭曲,显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秦湛动作一顿,没有立刻出门,而是把人鱼的尾巴变了出来,面不改色地一连撕下了十几二十片鱼鳞。

    加莫看着都觉得疼,【阿湛,你要做什么?】

    秦湛眯眼一笑,【按你说的那样,捅艾维西亚一刀,给他下剂猛药。】

    加莫嘴角抽搐地看着秦湛变回来之后一双布满月牙形伤口鲜血淋漓的大长腿,【你知道让别人残和自残的区别吗?】

    没有搭理他,秦湛把鳞片用一个小盆装起来,披上睡袍直奔实验室。

    让系统黑了实验室门锁的程序,秦湛径直推门而入,艾维西亚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一时之间竟直接愣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应对。

    秦湛紧抿着唇,用力把手中装着鳞片的小盆向他摔去,“给你,这些都给你!”他愤怒得全身都在发抖,尖锐的吼声在实验室里回响,“把诺克斯和威廉放了,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

    艾维西亚本是要私底下给诺克斯一个教训,并不会有什么肉眼可见的伤口,顶多只是让他难受几天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秦湛总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上次乔莱斯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虽然心怀疑虑,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容他想太多,艾维西亚的目光僵硬地从散落一地的鳞片移到秦湛脸上,对方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如纸的唇色已经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伊尔,你——”

    “我就知道!”秦湛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充满恨意的眼神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自私自利满心冷漠,我本就不该相信你!”

    艾维西亚听得面色铁青,他咬紧牙关,声音却止不住地颤抖,“伊尔,人都会犯错,我不否认我的自私,但你也不能因此而否认我对你的感情。”

    “感情?”秦湛拔高了音调质问他,“什么感情?!堆砌在亲人和朋友的尸骨上的感情吗?!”

    “朋友?”

    不说还罢,一说起诺克斯,艾维西亚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当对象不是秦湛,他一向吝啬于拿出自己的人性的一面。

    艾维西亚看着秦湛讥讽一笑,“朋友?你是说——这只异体?”他扭头看了眼手术台上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诺克斯,笑容愈发轻蔑,“不过一只畜生而已。”

    秦湛还想说什么,艾维西亚昂起下巴,注视着他的神情中透着疯狂,“无所谓——伊尔,就算你死了也没用,我会把你做成标本,又或者是把你一点点地连筋带骨地拆吃入腹,让你无论是生是死都只能留在我身边!”

    ——死变态!

    秦湛恶狠狠地磨着后槽牙,摊上这么一个官方认证的蛇精病,他还真是没有半点胜算。

    “你做梦!”他压抑地低吼道,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艾维西亚,海蓝色的眼睛里似有风暴在酝酿,“艾维——你太小看人鱼一族了,我们属于自然,即使是死亡也一样,你永远,永远都不会有再见到我的机会!”

    艾维西亚的蛇精属性让他百毒不侵,唯一击垮他的缺点只能是从秦湛自身下手。事已至此,他已经不在乎小人鱼‘陪伴’的方式,但那是在其他方面或渠道使伊泽尔‘留’在他身边的前提下。如果秦湛消散成飞灰,什么都不会留下,艾维西亚又将如何?

    思及此,秦湛不由得勾起了唇角,不合时宜的怪异笑容让艾维西亚心下一凛,来不及多想就条件反射地向秦湛冲去想要拉住他。

    ——但还是太迟了。

    只见秦湛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一阵刺目的幽蓝色火焰忽的从他脚下升腾而起,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

    艾维西亚伸手要抓,但碰到的却是一片虚无,蓝色火焰伤不了他分毫,却在短短几秒之内就把小人鱼吞噬殆尽。

    最顶端的焰火之中,秦湛对着满面惊愕恐惧的艾维西亚露出一个笑容,无声地说道:

    “艾维,愿我们永不相见。”

    艾维西亚张了张嘴,呆了似的望着面前的一片空气。

    他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直到身后响起一声凄厉的虎啸,艾维西亚只觉得背上一疼,像是无数利刃穿透了身体一样,随后他就被一股力道大力甩开,狠狠地撞到了墙上。

    他僵硬地转过头,便看见近乎狂化的白虎不知何时完全恢复了兽性,竟然挣脱了手术台上束缚带向他这边冲来——准确的说,是向秦湛消失的地方冲来。

    诺克斯着急地在曾经出现过火焰的地方又蹦又跳,伸出爪子一阵乱挠,却什么都没碰到。

    艾维西亚笑了,呼吸牵动了气管,疼得他咳出几口血,像只虾米一样地蜷缩在一起。

    真好,他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暴怒的诺克斯一爪子拍上他的胸口,巨大的压迫和冲击让艾维西亚连呼吸都感到困难,然而他却浑然不在意一样,嘴角的笑容神经质般地越拉越大。

    “没用……咳、咳咳……没用的……”

    “那是古时候,人鱼……用来……咳、防止外敌入侵时的魔咒,为了避免……领地被攻占后人鱼受到折磨,人鱼王才发明了这样一个……噗——咳咳、咳……”

    大概是一次性说了太多话,艾维西亚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鲜血混杂着暗红色的内脏碎块淌了一地,他艰难地呼吸着,对诺克斯说出最后的几个字,“所以……人鱼王才发明了这样一个与自杀无异的古魔咒。”

    “他回不来了……伊尔,回不来了……”

    艾维西亚喃喃着说道,虽然笑容不减,然而面上却是一片濡湿。

    似是觉得这样的感觉有些怪异,他抬手抹了把脸,手掌上的鲜血被泪水稀释,顺着手指滴落在他唇上。

    是有些熟悉的冰凉和细腻的碰触。

    就好像是……小人鱼的吻一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